Category

能源與氣候變化

“中國-東盟合作推動能源轉型與氣候韌性發展會議”在泰國曼谷召開

2019年8月28日至29日,由泰國自然資源與環境部、中國-東盟中心,以及氣候變化全球行動(GCAI)秘書處共同主辦,泰國自然資源與環境部溫室氣體管理機構(TGO)和永續全球環境研究所(GEI) 承辦的“中國-東盟合作推動能源轉型與氣候韌性發展”會議在泰國曼谷召開。會議邀請來自東盟各國的政府官員、相關研究機構的技術和政策專家、企業、慈善基金會及社會組織代表等,就東盟各國落實氣候變化自主貢獻(NDC)面臨的挑戰和潛在機遇開展交流,并探索下一步在中國與東盟國家在可再生能源發展政策、規劃與實施層面的技術交流、能力建設及投融資示范實踐等方面的潛在合作,貢獻于氣候變化《巴黎協定》目標。 來自中國、泰國、新加坡、緬甸、菲律賓、印度尼西亞和柬埔寨的七國政府代表、會議主辦方代表、中國駐泰國大使館代表及部分與會嘉賓在大會上合影留念 泰國自然資源與環境部部長Varawut Silpa-archa先生在致辭中指出:“東盟和中國都面臨著極速增長的能源需求、能源基礎設施供應不足,以及減少溫室氣體排放和應對氣候變化的多重挑戰。為了實現巴黎協定關于‘在2020年將全球升溫控制在兩攝氏度以內’的約定,東盟國家需要與多方共同合作,探索有效的可再生能源發展規劃實施方案以及創新的金融模式。” 他同時強調:“此次會議有三個主要目標:一是探討東盟各國通過能源轉型實現巴黎協定自主貢獻目標的機遇和挑戰;二是分享交流相關政策工具、技術方法及金融投資的良好經驗和最佳實踐;三是建立有關能源轉型、可再生能源發展以及綠色金融等議題的合作平臺,推動能力建設和相關試點的落地實施。” Varawut Silpa-archa 部長在會議上致辭 中國氣候變化事務特別代表、氣候變化全球行動主席解振華先生表示:“人類生活在越來越脆弱的地球上,相互依存形成命運共同體,多邊主義、合作共贏才是世界各國的唯一選擇。確保下個月即將召開的聯合國氣候峰會取得成功、保持全球氣候治理進程持續前行的勢頭至關重要。希望此次會議能夠從政治和政策層面,發出中國與東盟國家與廣大發展中國家一道支持氣候峰會、推進《公約》和《巴黎協定》全面、有效和持續實施的積極信號。”   他也向與會東盟各國分享了中國在應對氣候變化問題上取得的卓越成就,包括: – 單位GDP二氧化碳排放下降45.8%,超過2020年碳強度下降40%-45%的上限目標; – 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比重的14.3%,有望實現到2020年比重達15%的目標等   解振華特別代表同時表示,中國將與東盟各國進一步加強在應對氣候變化和綠色低碳發展領域的政策對話和務實合作,與各國攜手推進綠色“一帶一路”建設,為應對氣候變化作出貢獻。 解振華特別代表在會議上再次強調多邊合作在應對氣候變化行動中的重要性 聯合國秘書長氣候行動特使、氣候變化全球行動聯合主席邁克爾·布隆伯格先生雖因其他事務未能到場出席,但也通過致辭信表達對本次會議及氣候合作的肯定和支持:“面對氣候變化這一全球問題,都需要我們共同努力,無論以城市、國家、企業或世界公民中的任何一種形式。所以非常高興看到在解振華先生的領導下,氣候變化全球行動在這一年中開展了包括這次會議在內的許多國際合作。” 他再次強調了自己在應對氣候變化議題上的立場和決心:“在這場與氣候變化之間的斗爭中,留給我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我們需要盡快擺脫化石燃料,轉型為100%的清潔能源經濟。為了實現這個目標,我的基金會發起了一項名為“Beyond Carbon”的新計劃,同時也是作為對美國氣候危機最有力的回應,繼續幫助美國實現對‘巴黎協定’的承諾。”...
Read More

可再生能源實施方法學和工具開發及應用研討會

2019年3月19日,北京市朝陽區全球環境研究所(GEI)與中科院廣州能源研究所(CAS-GIEC)在廣州共同舉辦了“可再生能源實施方法學和工具開發及應用研討會”。 廣東省發展和改革委員會能源局新能源處、廣州市黃埔區金融局等領導應邀參加了研討會。同時,來自廣東省太陽能協會、廣州碳排放權交易所、廣東粵電湛江生物質發電有限公司、山西省生態環境研究中心等多位可再生能源領域的專家和技術人員參與了會議探討。 研討會上,GEI對中美雙方在2017年-2019年的項目工作進行了整體概括,介紹了合作項目進展、階段性成果、未來規劃和緬甸應用案例和未來規劃進行了介紹。中科院廣州能源所的張岳琦和謝鵬程分別就廣東省黃埔試點光伏項目財務分析和廣東省生物質資源評估與技術選擇進行了詳細介紹。請點擊下面鏈接,查看具體項目信息。 研討會由洛克菲勒該項目得到了美國洛克菲勒兄弟基金會中國項目主任 北京代表處的資助和支持,。其中國項目主任北京代表處首席代表郭慎宇女士代表項目資助方在會議總結中提出:非常高興看到GEI聯合中國科學院廣州能源研究所在過去的2年中為中國的環境政策和環境政策分析方法的改進工具研究方面做出了很多的努力和工作成果,積極的將研究成果應用與中國其他地區和“一帶一路”國家;作為項目的資助方非常榮幸的為中國應對氣候變化工作做出了自己的貢獻,未來希望雙方能夠將研究成果和學術報告面向更多地區人群進行介紹宣傳和應用介紹。 在過去的二年間,GEI不僅已經完成了國內廣東、山西等地區一些地區的可再生能源規劃工具的推廣和試點工作,同時也在更深層次完成了光伏太陽能項目的商業金融分析和緬甸國家太陽能資源評估。2019年,GEI將在中國更多省市或者地區進一步開展“可再生能源規劃工具”應用和試點工作,并且完成緬甸太陽能太陽能光伏試點分析工作。 太陽能光伏項目財務分析–以黃埔工業屋頂太陽能光伏項目為案例 緬甸太陽能光伏資源發展潛力評估 廣東省生物質資源評估與技術選擇

“一帶一路”國家可再生能源發展情況和投資風險

“一帶一路”國家可再生能源發展情況和投資風險 撰寫:許冰清、徐生年 數據收集:萬葦達(David Wan)、許冰清 “一帶一路”倡議的提出和推進,不僅會影響中國企業“走出去”,同時也會加快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經濟發展,從而促使海外市場能源需求的急速增長。自倡議提出以來,中國企業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經貿往來日漸頻繁,截至2016年底,以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為主的油氣企業已在海外50多個國家擁有200多個油氣投資項目。化石能源的大量使用會加速全球變暖的趨勢,作為倡導低碳可持續發展的NGO組織,GEI正在致力于促進一帶一路國家的低碳綠色發展。 1,可再生資源潛力最大的十個國家: GEI通過收集煤炭和可再生能源在一帶一路國家的資源分布和發展情況,將會從資源潛力、發展階段和政策環境等方面,對一帶一路國家進行分析,評估出最適合發展可再生能源的國家排名。圖1列出了在可再生能源潛力總量上最豐富的十個一帶一路國家(按儲量排名)。 鑒于一些國家的可再生能源仍在繼續探明中,缺乏具體的數據。從我們收集的數據表中可以看出,排名前十的國家其可再生能源資源稟賦各異。其中卡薩克斯坦和蒙古分別擁有最豐富的太陽能和風力發電資源,而中國則擁有最豐富的水力發電資源和生物質能。 2,這些國家分別處于什么樣的發展階段: 值得留意的是,雖然太陽能發電成本不斷下降,各個國家在太陽能的利用方面仍處于初期,十個國家中僅有我國和印度開發超過儲量的1%,開發程度分別為2.6%與1.3%。 而水力發電由于技術成熟,發電成本低,是目前人類社會應用最廣泛的可再生能源。中國的水力發電資源利用率已經超過60%(圖2),未來五年仍將處于快速增長期。而根據印度電力局的公開信息,印度目前開發了約26%的水電資源。再看水力發電資源儲量排名第三和第四的印尼和巴基斯坦,據央視網信息,今年四月,我國電建國際公司與印尼卡揚水電能源有限公司共同簽署了印尼卡揚河1-5梯級水電站項目聯合開發協議,而中企承建的巴基斯坦尼魯姆-杰盧姆水電站也于同時期進入正式運營階段。從上表可以看出蒙古的風能儲量巨大,我國華北電力大學與蒙古科技大學成立了中蒙可再生能源創新中心,致力于推動中蒙在可再生能源教育、科技、培訓、產業、專業智庫等方面的深度合作。 自2012-2016年間,隨著風電技術的不斷成熟,我國新增風電裝機容量增長速度很快,目前已經成為全球風電裝機最大的國家。但根據布魯金斯研究中心[1]的報告,我們在新增裝機容量快速增長的同時棄風率較高,應著力于改善風力預測并根據預測進行調度操作。印度風力發電也已進入成熟期,數據顯示印度已經開發了占儲量30%左右的風力資源。其余國家仍處于發展初期,風力資源的應用均不顯著。 由于生物質能的開發利用成本較其他能源高,且我國及表內其他國家政策偏向于光伏發電及風能發電,生物質能似乎不如其他可再生能源一般受寵。目前我國和印度分別開發了本國生物能儲量的約16%和13%,印尼和波蘭分別開發了本國生物能儲量的約5.4%和3.6%。十個國家現在面臨的主要問題有原材料成本較高且較分散,導致物流不經濟;同時生物質發電技術是一個跨度較大的綜合新領域,不同處理技術的發展水平不一;再加上國家政策對太陽能和風能的傾斜,使得生物質能的開發仍處于比較混亂的階段。 3,這些國家的投資風險和政策鼓勵排名: 根據REN21公布的2018年可再生能源現狀報告[2],我們對比分析了各個國家發展可再生能源的支持鼓勵政策, 其中包括可再生能源發展目標,應對氣候變化國家自主貢獻目標,各種管制性政策以及財政激勵政策。管制性政策可細分為上網電價補貼政策,可再生能源配額制政策,凈電量結算政策,可再生能源電力證書。而稅收優惠、退稅、績效激勵、優惠貸款和擔保等財政激勵政策也進一步促進了可再生能源的投資,有助于降低項目前期高昂的成本負擔。 在綜合分析以上各類政策后,對可再生能源發展政策上較為友好的國家有中國,印度,印尼和波蘭。十個國家中僅土庫曼斯坦還未公布發展可再生能源的相關計劃,因此具體政策環境目前較不明朗。據世界經濟論壇今年2月的報道[3],美國,中國和印度正引導著全球能源革命的浪潮。其中中國的可再生能源將在2022年占據全球清潔能源總額的40%。而印度則得益于競爭性招標,不僅太陽能發電和風電占據了電力增量的90%,光伏平價上網的度電成本也為全球最低。 總體來看,我國和印度的政策環境對可再生能源都非常友好。我國《可再生能源發展“十三五”規劃》指出到2020 年,可再生能源發電裝機達 6.8 億千瓦, 發電量...
Read More

GEI見解|中國的“可再生能源綠色電力證書系統”可以從印度綠證系統中學習到什么?

說到可再生能源綠證系統,不得不提到的一個國家就是印度。 2011年,印度啟動可再生能源綠證系統。2017年7月,中國綠證系統正式上線。可以說,印度的綠證系統為中國綠證系統的發展提供了借鑒。 那么,中國和印度在綠證方面有何異同?我們可以從印度綠證系統中獲得怎樣的經驗呢?   中國 前情回顧:“綠證系統”的前世今生 2016年,中國承諾非化石能源占比將在2020年達到15%,2030年達到20%。根據可再生能源“十三五”規劃初步成果,2020年商品化可再生能源發電裝機將達到6.8億千瓦,年發電量1.9萬億千瓦時,占全部發電量的27%。 圖片來源: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國家目標的制定,對中國的可再生能源發展至關重要。然而,可再生能源發電成本較高,國家需提供足夠補貼以支持和鼓勵可再生能源產業的可持續發展。因此,在原有電費的基礎之上,可再生能源電力發展仍依賴于政府補貼。 圖片來源:GEI 隨著中國持續鼓勵太陽能和風能發電行業發展,可再生能源裝機容量的不斷增長,行業對政府補貼的需求也同樣急劇上升。目前來說,以稅收為來源的政府補貼,已無法承載可再生能源發電廠所需的補貼缺口。 目前,中國風電裝機容量已位居世界第一位 圖片來源:INCORE 因此,中國可再生綠色電力證書(以下簡稱“綠證”)系統應運而生,并于2017年7月正式上線,成為可再生能源發電補貼的替代方式之一。 那么問題來了,“綠證”如何幫助補貼可再生能源發電廠呢? 在獲得電力供應商所提供的初始電費基礎上,可再生電力發電廠可通過獲取綠證,然后通過國家綠證交易平臺向其他需要配額的企業售賣綠證,進而獲取額外收入。由此一來,可再生電力發電廠可通過綠證系統,徹底替代或減少政府補貼。 圖片來源:GEI 展望未來:綠證發展何去何從? 截至2016年底,可再生能源補貼缺口已到達600億人民幣,其中補貼來源幾乎全部來自政府稅收。 為改善補貼缺口狀況,中國推出綠證自愿認購平臺,并將綠色證書分發于已受國家認證的太陽能和風能發電企業。獲認可企業可以自由出售綠色證書,獲得相應收入,不再僅僅依賴于政府補貼(綠證未涵蓋部分,仍將獲得政府補貼)。...
Read More

GEI與DRI聯合舉辦“推動緬甸可再生能源發展主題研討會”

GEI訊 6月7日消息,2018年6月6日至7日,北京市朝陽區永續全球環境研究所和緬甸教育部研究創新司(DRI)在在緬甸首都內比都,聯合舉辦了為期2天的“推動緬甸可再生能源發展主題研討會(Workshop on Promoting Renewable Energy an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in Myanmar)”。中國科學院科技政策與管理科學研究所副所長、研究員,博士生導師王毅博士,東盟國家議會(ASEAN Inter-Parliamentary?Assembly?)秘書處副秘書長Mario Pandu Dewono,緬甸自然資源與環境保護部環境保護司司長U Hla Maung Thein,北京市朝陽區永續全球環境研究所執行主任金嘉滿出席研討會并講話。緬甸教育部、電力與能源部、自然資源與環境保護部、農業畜牧和灌溉部、工業部、規劃與財務部、仰光科技大學、緬甸可再生能源協會、中科院科技戰略咨詢研究院、中科院廣州能源研究所、美國氣候戰略中心(Center for Climate Strategies)、國際組織代表共計60余人應邀參加了此次研討會。 王毅博士進行了中國對外援助和氣候變化南南合作相關演講 緬甸自然資源與環境保護部環境保護司司長U...
Read More

GEI舉辦“可再生能源實施方法學和工具開發及應用”研討會

2018年1月30日,北京市朝陽區永續全球環境研究所(GEI)與中科院廣州能源研究所(CAS-GIEC)在廣州共同舉辦了“可再生能源實施方法學和工具開發及應用”研討會。 廣東省發改委新能源產業處、廣東省科技廳技術交流合作處、廣州市發改委能源處、廣州市黃浦區發改局的四位領導應邀參加了研討會。同時,來自廣東省技術經濟研究中心、廣東省氣象局、中國科學院地球化學研究所、中山大學工程學院等多位可再生能源領域的專家參與了會議研討。 研討會上,GEI對該中美合作項目的整體概況、進展成果、斯里蘭卡應用案例和未來規劃進行了介紹。中科院廣州能源所的張岳琦博士對可再生能源實施工具的開發及在廣州市黃浦經濟開發區的應用案例,進行了詳細介紹。 可再生能源規劃研究方法和技術路線 GEI利用“可再生能源規劃工具”結合斯里蘭卡甘布拉小鎮用地規劃,評估了當地不同種類生物質資源的潛力 在聽取匯報后,廣東省發改委新能源產業處的禤處長對該項目給予了高度評價。禤處長提出,全國一共有219個經濟開發區,可在生能源實施工具在黃埔經濟開發區的應用將在廣東省內的經濟開發區起到引領的示范作用。 禤處長指出,廣東省的可再生能源發展現狀與實現2020年的發展目標還存在一定的差距,本研究關于太陽能光伏發展的專業性研究將有助于2020目標的實現,希望項目團隊盡快到發改委去做關于工具應用的更深入匯報和討論。 禤處長還建議,可再生能源發展規劃要與能源總體規劃、行業規劃等相結合,政策分析也要與實際的落地項目相結合。因此,可再生能源實施工具對于落地項目的投融資分析也非常必要。 此外,各位專家在研討中對工具的開發和應用案例給予了肯定,同時提出了若干的完善意見,其中包括:進一步研究可再生能源落地項目的盈利模式;從方法學的角度優化整套工具的流程和架構;強調工具的變量因素,以及突出工具的特點和優勢等等。 在過去的幾年間,GEI已經成功在國內一些地區開展了低碳發展規劃的推廣工作。廣州市黃埔經濟開發區的試點案例,是GEI開發和推行新的可再生能源實施工具的第一步。2018年,我們將在廣東省及其它省市推廣該工具,并進一步深入研究多種可再生能源技術的實施方案(如生物質能、風能等)、以及落地項目的商業投資模式。 GEI能源與氣候變化項目官員徐生年博士,正在為大家介紹斯里蘭卡案例 與此同時,GEI還將與中外合作方一起探索在“一帶一路”國家推行可再生能源規劃和實施方案,協助更多發展中國家實現其INDC的碳減排目標和可再生能源發展目標。

與燕京學堂一起探討“一帶一路”:GEI環境教育課程

為響應中國“一帶一路”倡議,GEI在北京大學燕京學堂舉辦了4期研討會,主題為“從絲綢之路到‘一帶一路’:解決中國產能過剩問題的設想、策略和挑戰”。 在每一期研討會中,GEI專家和北大燕京學堂等學院的學者們一起,分析和討論了“一帶一路”倡議中的政治、經濟和環境基礎。 什么是“一帶一路”? “一帶一路”倡議,是迄今為止中國乃至世界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海外基礎設施項目,其沿線的65個國家,貢獻了全球GDP的40%。除了可以解決中國鋼鐵和水泥產能過剩問題之外,“一帶一路”倡議也為發展中國家帶來了中國投資和對外援助。然而,對大多數人來說,“一帶一路”還很抽象。 ?“一帶一路”中國對外投資的6大走廊 (圖片來源:WikiCommons) 環境保護和“一帶一路”的關系是什么? ?“一帶一路”倡議備受矚目,作為一個環保NGO,GEI十分關注“一帶一路”對環境的影響和它的可持續性。 眾所周知,對中國來說,“一帶一路”倡議是向前邁出綠色一步的重要機會。“一帶一路”倡議可以幫助中國深化國內低碳發展,確保海外投資符合綠色金融機制,并與其他發展中國家通力合作,走向更加可持續的未來。 再次感謝燕京學堂在過去半年中與我們合作,并期待與這些杰出學者再次合作! 如果你喜歡本期內容,請和我們聯系,創辦你自己的研討會。現在,GEI可以為相關環境問題(例如北京、中國和世界所面臨的環境挑戰等等),提供講座或課程指導。與Kendall ([email protected])聯系,今天就開啟你的頭腦風暴吧! 圖片來源:GEI 第一期:中國“走出去”的背后 在進行了熱烈的“一帶一路”圓桌討論后,燕京學堂學者對“一帶一路”與中國整體發展戰略的關系,有了進一步了解。 季琳主導了第一次研討會(圖片來源:GEI) 盡管“一帶一路”與“絲綢之路”在名稱和地理位置方面最為接近,但是其政策基礎是針對東南亞地區的“走出去”戰略。此外,“一帶一路”所有項目的部署均根植于中國的西部發展戰略。 圖片來源:《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愿景與行動》 第二期:海外投資的環境與社會挑戰 在本期研討會中,我們的主題在于判斷未來哪些利益相關方,在確保中國海外投資對環境無害方面是最關鍵的。 Kendall Bitonte組織課堂討論(圖片來源:GEI)...
Read More

COP23會議上的“氣候變化南南合作”

談到氣候變化援助,或許你的腦海中會閃現一個詞——“氣候變化南南合作”。 今天,GEI將為你解釋這個詞的含義以及它是通過怎樣的方式緩解氣候變化,并解釋北京市朝陽區永續全球環境研究所在《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第二十三次締約方會議(UNFCCC COP23)期間,是如何推動氣候變化南南合作工作的。 美國氣候戰略中心、GEI和中國科學院廣州能源研究所在中國角會談(照片: GEI) 什么是“氣候變化南南合作”? “氣候變化南南合作”指的是發展中國家的行動者們(如各國政府、相關組織及個人)之間專業知識的交流互通。通過這種模式的合作,發展中國家可以在知識、技術以及資金方面做到相互援助[1]。” 聚焦“南南” 準確來說,“氣候變化南南合作”中的“南南”并不單純指緯度偏南或是某一地理地區。這里的“南”指得是“Global South(全球南方)”,也就是“第三世界國家”或“最欠發達國家”。 相較于上述幾個術語,部分學者更傾向于使用Global South ,因為這一說法帶有較少的殖民時期色彩,并且摒棄了一些不準確性。除此之外,一些學者認為Global South一詞還可以令非Global South國家(例如發達國家)思考自己與Global South間的關系[2]。 為推動“氣候變化南南合作”項目的發展和長存并幫助其發揮自身真正作用,我們需要經濟、經驗以及知識分享層面上的外部援助。 橙色代表發展中國家(照片: UNIDO) 氣候變化南南合作的優勢 – 共同的經驗...
Read More

美國退出《巴黎協定》,世界將如何面對?

當地時間6月1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氣候協定》。盡管特朗普的決定并非出人意料,但是美國眾多決策者和輿論領袖仍對此表示十分失望。世界各國也對當前全球缺乏的氣候行動團結性,表示了擔憂。 如果鋪天蓋地的新聞令你感覺迷茫和氣憤,我們懂你。然而請放心,對抗氣候變化的戰斗將不會停止。現在比過去的任何時候,都更需要我們履行對環境的承諾。 國際環保組織綠色和平就美國退出《巴黎協定》發表評論 我們可以做什么? 國家領導人為應對氣候變化許下了承諾,現在他們需要聽到的是你的支持。我們希望避免出現其他國家退出《巴黎協定》的情況,并希望各國領導人可以加倍努力。 使用社交媒體來表示對環保的支持吧:通過分享一個帖子,點贊一篇文章,使用一個諸如#美國退出巴黎協定的tag,來加入支持的隊伍吧!(海外的小伙伴們可以使用#wewillmoveahead,在Twitter上表達自己對環保的支持。) 來自世界各地的NGO,智庫和研究機構需要填補因進行氣候活動而產生的資金與研究的空白。支持他們,讓環保組織知道他們的工作是有意義有價值的。你可以通過參加活動、分享研究、捐贈和當志愿者,來支持環保組織! 人類活動加劇氣候變化和影響政策決定,只是這場人類與氣候變化大戰中的一部分。現在,你可以通過每天的一點點改變,來實現向綠色生活的轉變。小變化也可成為大作為! 從今天開始,減少購買塑料包裝礦泉水,使用可重復利用的水杯;放下招呼出租車的手,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或者使用共享單車;放棄長途運輸食物,選擇更加新鮮美味的本地食物。 氣候關系的下一步是什么? 沒有了美國積極的政策來遏制其高碳排放,降低全球氣溫將變得更加困難——但并非不可能。美國多個州(例如加州)和眾多企業(例如谷歌)已經宣布,無論美國政府在《巴黎氣候協定》中采取何種立場,他們都將繼續支持氣候行動。 請不要忘記,全球仍有將近200個國家承認氣候變化事實,并仍舊處于《巴黎氣候協定》框架內。與此同時,亞洲和歐洲已逐漸開始接過全球氣候治理的領導權。197個簽署巴黎協定的國家中,147個成員國批準了該協議。 從近期中國與德國在電動汽車領域的合作中可以看出,中國多次聲明已做好接管氣候領導權的準備。 本周四在德國,李克強總理表示,中國政府積極參與推動并簽署《巴黎協定》,中國人信守“言必信、行必果”,將會繼續履行《巴黎協定》承諾。 GEI堅定不移地致力于履行我們對應對氣候變化和推動可持續發展的承諾。我們期待與包括您在內的本地和國際伙伴合作。

消失的環境議題,“習特會”上為何不談環保?

北京,2017年4月11日–據日本《讀賣新聞》4月8日報道,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美國總統特朗普于當地時間4月7日上午在濱湖莊園進行了第二天的會談,會議內容包括朝鮮核問題、南海問題、美國對華貿易赤字以及敘利亞局勢等等。 有趣的是,備受矚目的環境問題似乎并沒有列上日程,中美雙方似乎也有意避開包括氣候變化在內的一系列環境議題。那么,為什么中美最高領導人的首次會晤回避了環境問題的相關討論呢? 圖片來源:JIM WATSON/AFP/GETTYIMAGES “環保破壞者” v.s. “環保倡導者”? 上周,特朗普將自己第一季度的工資捐給了國家公園管理局,金額約為78333.32美元(約合人民幣541134.41元)。 圖片來源:Stephen Crowley/The New York Times 然而,特朗普的這項“討喜”舉措卻并沒有贏得其環境政策批評者們的歡心。環保組織塞拉俱樂部(Sierra Club)宣稱這只是在“做戲”,因為此前特朗普建議削減內政部預算的12%(約合10億美元),其中就包括國家公園管理局。 特朗普對環境問題所持的負面態度一直飽受爭議,從競選初期聲稱氣候變化是一場騙局和誓言放棄巴黎氣候協定,到上任后推翻奧巴馬時期的氣候政策,特朗普的種種舉措令其成為了環境保護者的眾矢之的,儼然成為了新一代的“環保破壞者”。 美國自然資源保護協會曾在推特上公開反對特朗普 與特朗普對環境問題的負面態度不同,中國在氣候變化問題上的態度愈發積極。彭博新能源財經(Bloomberg New Energy Finance)的數據顯示,2016年,中國在新能源上的投入已經達到了880億美元,比美國多出了三分之一。 盡管評論家們認為美國在氣候領域的領導力下降對中國來說是一個機會,但是中國政府也很清楚,這最終將由對其低碳承諾的實現能力來衡量。...
Read More
1 2 3 6

You are donating to : Global Environmental Institute Fund

How much would you like to donate?
$10 $20 $30
Would you like to make regular donations? I would like to make donation(s)
How many times would you like this to recur? (including this payment) *
Name *
Last Name *
Email *
Phone
Address
Additional Note
paypalstripe
Loading...
吉林时时彩计划软件手机版